_始亂終棄ˇ洬

┐(´◔ ㉨´◔)┌ 求评论求关注求小心心小手手owo。。

AZREAL-瘾

PART--3
AZREAL-念為猩紅
(请不要在意这个智障标题好吗!)
凯希……一个智障。
摸索了半天,后来沦落到借着通行证来询问别区守夜班的条子,或者扒拉在犯人们的铁栅栏上。
可惜了,这区的每一个犯人,无论是看着沉着冷静的,或是看上去很浮躁的人。瞅着她的眼睛就大叫起来,退缩到了牢房的角落。发出怪音,呜呜噎噎的。
条子们大多都不了解凯希眼睛的事。换了几波人马,知道的人。只有幸存的犯人。
也有些犯人不知道那些所谓“前辈”为什么那么害怕,与那些新条子的想法如出一辙。
他们唾弃道“什么垃圾东西,不就是红色的眼睛吗。这外面世界都有啊。果然这里面的人都是些渣滓。”(没见过世面,啧啧真是可怜)
「是。的确。但是这里的猩红能给你们带来黑暗。恐惧」
无需多久后,这些人将尝到恐惧的腥甜。
嘛这些都是后话了。
“我伟大(咸鱼)的一生,充满了黑暗qwq”凯希认命了。
“啊,内..瑟斯,内瑟斯。……”想到了什么的阿兹尔从黑暗里猛的起身并叫了几声舍友的名字。
然而回应他的只有“呼呼呼呼~”
他刚刚听到了几声尖叫。
(XD被凯希吓到的人的声音)
他有点方。人一方就想上厕所你造吗。
他想叫他的舍友来指引他一下啊。
本来睡的好好被尖叫吵醒。阿兹尔无语了。
这大半夜的……要一个人……出去…找厕所。
本来是不怕的,但是刚刚那几句叫声太磕碜了。
阿兹尔闭上眼感慨几句虽然觉得不会有这种鬼神但还是在心里絮叨了几声:“没有鬼,不存在的。”跳下床铺穿好拖鞋。摸索了一会扭开门把。
“吱——吖——”
“啊……”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阿兹尔舒服的伸起了懒腰,打了个哈欠。
走了很久依旧在摸索厕所的时候。
“嗷(就是ao这样音)。”阿兹尔摸摸自己的头(嘶——)
“啊呀,对不起对不起。”
“啊,我也没看到你。”
“啊,半夜在这里跑出来干什么呢。很危险的哟。”挑了挑眉,锤石不管这个被撞到的…小警官?继续动身去找他的“材料”。
由于,不想惹起一片一片的叫声。锤石戴好了他的紫色美瞳。
然后开启了他的夜行之旅,没想到出师不利。
“诶,等等。”阿兹尔一把拉住了锤石的手臂。
“……”
“那个。厕所。你。知道吗。”阿兹尔意识到了尴尬忙松了手。
锤石嫌弃的拍了拍刚刚被阿兹尔摸过的地方,
“就A-1那边有一个,你过去找找。带好你的小证,万一被守夜的看到。说都说不清呢。”
“诶,那你什么都不带的吗。”
“啊我啊,不用担心我了。(真是我有特权的啊。猩红的黑夜特权呢。)”
「猩红黑夜:光被泯灭,猩红出没。恶魔之邀,死路一条。无路可退?等待黎明。唯一退路。」
“噢,是吗。啊我这人多事了一点别在意啊。”对着锤石笑了笑,阿兹尔便去寻他的厕所了。
“真是可爱有趣的小猫咪呢~有缘再见啊~”低声说完这些话的锤石。
锤石根据上一章,他是穿着白衣服类似实验服的。所以阿兹尔并没有把他认成犯人之类的。
但是他也没细想,这种地方,怎么会…………
刚遇完阿兹尔,某锤就碰到了倒霉孩子凯希。
某人正扒拉在墙上问着值班的警卫什么东西。
“哦?猩红什么时候来个这样的人我怎么一点都没有听说。”锤石看到凯希双眼的第一反应。
“还和条子打成一片……”
「若你不是猩红,你却有猩红标准的眼睛。
小心些,哦或者说。请放松。怨这双血色的眼睛吧。猩红会为你洗去污垢,他们会挖掉那眼睛。或者……」
“雷克顿的办事效率又低下了?”这是锤石的第二反应。
“锤石?”凯希看到暗处一双贱贱的紫色眼睛和白白的蹄子,说出了她的猜想。
“啊一定是雷克顿的原因……”“恩??”听到凯希的声音,突然一拍脑子。
(合着我忘了凯希这货。)
“啊凯希啊?这都能碰到你啊。真是巧啊。哈哈哈哈啊哈哈嗝。”
“巧死了啊。”
两个人都面露微笑。
锤石觉得脸都是僵的,汗啊就在缓缓的秀存在感,慢慢转身打算溜。
(我觉得我的材料今天就算了。先走先走,跟她准没好事的。)
(要不要问下锤石?)
锤石已经转过大半个身子,眼看就能迈开步子假装没听到溜走了。
“那个锤石啊,你知道A-O区吗。”
已经转身的锤石听到A-O一激灵。有些颤的回过头。(不,他听到什么都会吓一跳的。)
“啊?不知道诶……你去那边楼上找找吧……”手指了指正确方向。脸上堆着灿烂的笑。
“啊,感谢感谢。”(有方向的找总比……好。还是得……相信锤石的吧。)(万一他是瞎指给我的。不想了不想了。)
趁着凯希找最快的翻墙爬墙路线,锤石快速回到了实验室。
“A-O啊。裴江寒告诉我的地方应该……不会是假的吧。”锤石翻进窗子并坐上了实验室内部的床。
(然而裴江寒告诉我A-O干嘛。)
“管他。材料没找到碰到这么多事。”
“啊啊~睡一觉就好了。”
猩红的眼睛闭上了。紫色的美瞳安静的置放在玻璃器皿中。
白色宽大的实验服披在有些瘦弱的身躯上。
一个人睡下了。
「那么愿祝好梦,人们。」
——————————————分—————
“内瑟斯……还没来。”
听着混凝土上嵌着石英的钟“哒哒哒的走”的声音。
他坐在椅子上有点昏沉,温黄的光撒在身上,整个人有些暖意溢出。他无聊的板着手指,想细数那个他没在的时间自己是有多无聊。
十分钟后
“没来。”
雷克顿,有些心烦意乱。
感觉自己的调戏对象是不是不要他了。
看到眼前突然出现一抹灰白,倒着的,伸出有力的手,一把抓住。
然后站起身。
庞大健硕的身躯,洒下一片阴霾,阴影之下灰白的人半低着头,看不见表情。
雷克顿开始询问起了跟橘一样百事通的神秘人物————裴江寒。
“啊,今天内瑟斯不来的吗……”红色眼眸低垂了。
“是的呢他今天不守夜,因为好像有新室友来了,FATE可能是秀逗了。管他呢,内瑟斯明天会来的哟。”裴江寒闪了闪他的银灰眼睛,无奈的摊开手。
“就是这样,你怪FATE吧。”
“好了你走吧。”雷克顿闭了眼(爷现在很悲愤。)
“我也想的。你倒是松手啊。”
“嗷。”
巨力一脱,江寒差点从上面摔一跤下来。
朝着雷克顿那里叹了口气,边走边摇头。
想着要不要去找锤锤,灰白便隐匿于黑暗中了。
(无聊的小虫,带来个这么不好的消息。)
雷克顿没有形象的打了几个哈欠,
“看来游戏得明天进行了,晚上就不搞事了。真是累啊,留点力气对付小内吧。”
抱住枕头,被子蒙头。
两个人睡下了。
“啊~……”这是泽拉斯的第五个哈欠。
“……”
“……”
(真的怎么会这么慢啊。)
(真的,这东西要是不会扩散味道我真的不管我睡觉。)
(但是,闻的很油腻的东西要我怎么睡。呕)
凯希攀爬着,想着用爪钩之类的东西直接飞过去,无奈。那些好玩的小东西全被没收了。
“终于到了……”
拉了拉门把手,才发现锁上了。
凯希摸来摸去,终于是在口袋深处摸到了钥匙君。
好险好险。
“咔哒…”锁芯对上锁匙的声音。
泽拉斯半睁着一只眼,他是真的有些困了。看不清来了谁。
“啊呀,搞半天来让我对付一个小犯人吗!”
“FATE真是喜欢小题大做。”
凯希看不清泽拉斯,她只看到一团黑。黑里有些白,就这些。
泽拉斯微咪着,打量着这个进来的人。在心里把她(他)和清除垃圾的人打了等号。
“说吧,你想要怎么死。”
凯希眸子阴了阴,她并不知道前面坐着的是泽拉斯。
(md老子真的是为了找一个普通的小黑团找了这么久?)
(虽然FATE没叫我干啥,一般都是除人啦。就是不是……我也要揍爆这个团子的狗头!)
“ho?怎么死?”另只血眸慢慢睁开。凯希被迫看着那双眼。
挺压迫的。
挺不自在的感觉。
都是红眼睛咋差这么多……qwq
“咳咳。”感受到了黑团子带来的强大气场,凯希有点虚。毕竟刚刚a一个警官都a了半天。
(一定是因为我没有武器啦!)凯希事后很久都是这样认为的。
“我呢,是奉FATE的命令来的哟。嘛,不杀不知者,我叫凯希。”说完边抓抓脸缓解一下紧张的情绪。
“FATE叫来的啊……”
“恩对。”
“那我大概知道了。”
黑团子声音听着还不错。凯希刚这么想,第二秒就被雷的外焦里嫩。
“喏,就那里看到没。”
黑团子伸出了他白花花的手,指的却是————————一地的剩菜剩饭,还有碎碗片片和金属碗筷。
“诶……”小声的发出疑问。然后看着黑团子把兜帽摘下,露出银白的发丝。看到黑团子的脸上渗出丝丝细细的汗。明明刚刚酷跑过来很热的凯希看到黑团子的脸,吓的一身汗,冷的。
“泽…泽拉斯??”
凯希特别睁大她的眼睛想仔细看看。
黑团子愣了几秒转过头来,对上凯希的眼睛。“你……”
“我,我是聪明机智可爱酷炫玉树临风风度翩翩迷倒万千少女(♂)的凯希啊。”
“还在你手下办过事的啊。”
“好像想起来了。”
“又好像没有。”
毒品有些侵略泽拉斯的脑子。
导致脑子有些不灵光了。
“啊……”又打了个长而慵懒的哈欠。(我为什么要又。)
泽拉斯算是真的困了,趴在床上看着天花板不去看呆愣的凯希。
薄唇轻启
“FATE没说啊,没什么,也就是让你把那地上的东西收拾收拾。”
“哈……”换凯希愣了。
(搞半天,我就是个清洁工了?)
“有什么问题吗。”泽拉斯偏过头来盯着凯希,凯希被盯着浑身一激灵。
“什么嘛。问句说的跟陈述句一样的。”凯希扶额,小声的嘟囔抱怨着回应的却是
“诶,没有的事勒。我这就干勒。”(我爱劳动我最勤劳)
摸到了A-1区厕所的阿兹尔迅速解决了事就一路小跑的回去了。
突然认识了路。
阿兹尔脑子只想着。快回去补觉明天还上班精神得好。
魔怔的回头一看,看到了一个银白色的身影。
模模糊糊。好像在墙上飞??
(这地方晚上怪人真多。睡眠不足幻觉都出来了)
摇摇头清醒一下阿兹尔扭开门把进入房间。
黑暗中什么都看不清,凯希不知道应该咋弄。泽拉斯一脸看智障的样子,伸手按开了灯。并宽慰道:啊,都已经习惯暗了。
(好嘛,您老开心就好。)
凯希用她自认为将来一定是刺客大师的用袖剑的手开始了清理工作。虽然她看完地上丢掉的都是些什么高等菜后,她依旧还是很避讳的,捻起刚刚泽拉斯扔地上的白衬衫擦起来并包一下。(嗨呀我咋这么聪明)一边想我天天都吃的是什么啊。
划破安静夜的,是什么。
“啊啊啊啊啊啊啊………………!!疼疼疼啊!!”阿兹尔暗处像个瞎子样摸索半天,脚却扎扎实实磕到了床支角的铁架子,骨头撞金属。
这么大的声音,却并没有吵醒内瑟斯。
“呼hehehehe呼……”
这是憨厚的回应了。
阿兹尔只得看了看内瑟斯无奈的笑笑捂着自己的脚上了床。
认命,自认倒霉。
睡下了。
再看这边
“嗯……你说你叫凯希?”
“对的。是不是想起来了。”(眼里有些小星星还在闪)
“不认得。”
“……”(pa,熄灭了光)
夜视能力有些的凯希(并没用那个技能),打扫完了FATE给的任务,走了。(老泽记忆有问题了心痛)
从床底下摸出一瓶蓝蓝的药剂,丢到刚刚凯希打扫过的地面上,“啪…”玻璃破碎散出一股股香气。
(油味……很重啊)
凯希回到FATE给预留的一件宿舍。
(清洁工的回报,意外的大)
两位已倦。
凯希简单的冲了个澡滚上床去睡觉,泽拉斯等着香味散到这边,呼吸间都至少是干净的气味,才慢慢陷入梦境。
FATE摊在床上看着手机,液晶屏上显示的是所有的警官以及所有犯人。
手指在屏幕上滑动几下,灵活的手指书写着一些人的生死。
“这样设置一下,应该会好,多点眼线比没有好。”
【刚刚FATE所做的事】(在凯希走后撤离了保护在A-O区域的人员)其美名曰保护队友。
【①把内瑟斯从B-区调至A区,和阿兹尔一同管理】
【②给了凯希辅警的身份,并没有通知本人,但是消息扩散出去,别的警官.应该.会知晓。】
【③苏L如果依旧不肯服从管理,处刑。SI】
【增添A-O看守人员,距离较远,但呈包围,远到仿佛是给宿舍加了管理人员。】
FATE闭上了那暗金,几年来杀的人如同梦魇一样时时绕在耳边,无时无刻不在叫嚣着。
和泽拉斯在一起的时候,他的笑,就算是怒,仿佛也能消除那个。
大概喜欢也是原因吧。
但这绝不是就这样占有的原因。
不肯关灯睡觉的他,依旧是入了眠。这次竟是比较深入的睡眠一改以前浅眠的习惯。
也许是有了安心的感觉吗。
安心..啊。
【(好想…再看看那个笑脸…)】
———————————————————————白纸分——————
穿着橘色衣服的警官,看着窗外的风景,另一只没有眼珠的眼睛空洞的可怕。他就那样,突然怔住,然后一声一声笑了出来。
更显狰狞可怖。
他身后的穿着白狱服的犯人则是煞白了脸,注射了药液的虹膜承受不住药物的副作用。
眼压太大会怎么样呢。“崩——”
J平静的看着这个试验品眼睛爆开,血污了一身,试验品脸上全是惊恐和痛苦。明明现在他和那个男人是一样的,都爆了一只眼睛。人与人,是有差距的。
苦于面前这个幽灵般的男人,他只能坐在那,反正。也逃不掉,身上都是锁链之类的束缚物,但是他想活下来。
J不得不说,他挺享受那些犯人痛苦的表情,比橘的还要……不,没有他的精彩!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怎么会…有他精彩呢。仅剩的猩红的眸子微咪,一股杀气迸射出。
那直逼人性命的杀气。
“实验失败了。”几个冰冷的字节从嘴里吐出,眼前的人脸色白到极点。
如同死神的宣告。
当然,也的确印证了这句话。
“不…不不……不要,听我说,我还有用的。我还能做别的实验,求你……别让我……啊啊啊啊啊啊!!”虽然眼睛爆开的疼痛没有让他晕厥过去已经是个奇迹。
只不过……
“对于别人,我并没有多余的耐心。”
看着眼前人身体被利刃贯穿,神情没有一丝改变。
那种奇迹?我不需要。
“ho。(看了看表)我订的辅警好像应该到了的样子。”
“嗯,今天撞到的那个不会就是吧……hhh差点忘记了。”
瞅了一眼还在汩汩流血的那个白囚,眼神突然凶恶了一些。
“呐,比比看,有没有橘的天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橘……哈哈哈……”最后干笑了几声,走出房间简单的洗了手,便去睡觉。
这抹猩红颔上了他的眼皮。
他的那只空洞的眼,有些暗纹隐现。
影子上几道红纹显现,立马却也飘飞。
[血污让我安心。]
橘一蹦一跳的,在太阳的照耀下,影子也一起跃动。穿着的橘衣服,在阳光下闪烁的有些刺眼。
他是少有的知道阳光在哪,并且不惧怕阳光的人呢。
他用他的一只红眸愁苦的看着太阳,干涸的嘴唇吐出几个模糊不清的字眼。
“猩……被…杀,有…能…逃…”
“太阳的光辉,真是夺目……”裴江寒出现在一处隐蔽角落却能看到阳光的地方。
他没去找锤石,他有更重要的事做。
他结结巴巴的说完红眸流下了一些泪,橘也很诧异,揉掉那软弱的泪水。从太阳能照的地方脱离,疯癫的再次拥抱黑暗。
为了什么。
--我又激情的相拥,别再让我看到那癫狂的丑恶--
———————————————喵喵喵————————————————
“白天到了。”内瑟斯揉了揉眼睛,惬意的在床上架着腿,几天和雷克顿的斗争真的让他很累
睡了畅快的一觉真的感觉元气满满。(啊,睡的真是舒畅,没了雷克顿惹是生非。)
“好像…把他看的有些重了——”

『小心点,猩红要出动了』
(酷酷的洬来剧透了。
不知道你们看没看懂,没注意细节是不知道的,J和橘都是传言里穿了橘色衣服的人,那个设定从来不是一个人,传言后面也有提示。J是那个不结巴的,橘本来是不结巴但是………现在是结巴。J只有一个眼睛。…(balababajje)反正我创的都是(伪)龙套角色,橘和J有一腿就这样。)

(ง °Θ°)ว尬舞的文撸啦啦啦啦

AZREAL-瘾

OOC!高能预警!!
OOC!非战斗人员!请撤离!!(xD)
OOC!真的继续吗!
OOC!请向下看吧!
PART--2-下-黑夜、回忆、涌动
暗金的眸子垂下,嘴唇抖动了几下。
阴沉的脸上看不清表情。
似乎闭合摩擦了几下牙齿。
终究吼叫了出来。
“喂。吃啊!”
“啪……哐啷……”
暗金的瞳孔倏的缩小,“呃啊。”嘴里发出呢喃的声音。
语气变得缓和委婉甚至带有认错意味。
“对不起…控制不住。对不起……”
金属碗筷撞击大理石地面的清脆声音,FATE无奈的看着眼前的人,白发红眸。一只手被覆上锁链,另一只则是被他给用工具生生掰断。
FATE下令把一切能利用工具给撤走。才没导致另一只锁镣也破碎的悲剧。
眸子微咪,下巴微微抬起。傲慢,显而易见。向地上啐了一口痰,
“呵。道歉干嘛。垃圾玩意,滚啊。丢人现眼的东西。”不想多耗费多少口舌。泽拉斯直接下了逐客令。
“别这样,难道不想知道我今天见到了谁么。哦,我看你这地理位置不错,应该能看到了才是。”
“毕竟你不是会闲下来的主啊。”
FATE稍微顿了顿,接着说。
”是阿兹尔呢。我久违了老大哥,呵。现在装的文弱书生样,刚见到的时候还没想起来。现在倒是记得一清二楚,跟我抢你的人啊。差点弄死我的人啊…我还差点忘记了,怎说也是很不应该啊。”
眼睛微咪透出一股杀气,却在一秒钟消散不见踪迹。
FATE开始回忆起来。那些他不想回忆又想回忆的。
所有的一切,自己的异变。都是不堪回忆的,但是……却又。
————————————啊呀————————————————
棕色头发的老大哥身边会跟着一个白色短发蓝色眼瞳的大哥哥,很温柔,笑起来很迷人。
FATE最喜欢看大哥哥虎牙笑出来的时候,真的很可爱。但,那种情况他只是会对着阿兹尔那样笑罢了。阿兹尔也会收收那暴戾的脾性,所有的温柔都给予给了泽拉斯。
不得不说,这两个人是很般配的。
大哥哥经常是坐在阿兹尔的电摩后面,揽着阿兹尔的腰,阿兹尔不会让大哥哥坐别的兄弟的车子,就算他自己的车子坏了,宁愿自己骑大哥哥的小电动搭着大哥哥。
至于为什么。
可能是大哥哥太好看了叭。
大哥哥有次对着FATE笑了一笑,(就只是礼节性的浅笑而已)大哥哥对着所有的兄弟都是微笑相待。FATE的魂便被勾走了,他竟然关注起了大哥身边的人。
阿兹尔一直都是被大哥哥迷住了。对于泽拉斯这样的行为阿兹尔不生气也不高兴。他不乐意自己的兄弟们都看着自己的人。泽拉斯却不在意,一个个堪称完美的微笑,在他脸上时时刻刻出现着。泽拉斯也喜欢看阿兹尔吃醋的样子。
但是,自己也不会太过。
因为过了头,虽然自己不觉得是过了。
即使空气中醋意已经可以直接涮着吃方便面,老坛酸菜味的,泽拉斯依旧不会觉得自己过了。
但是某人回去之后,自己就……就很不好受了。
关注泽拉斯的人,从来不只是FATE和阿兹尔。
那些兄弟们一个个脑子里想着的东西,污秽不堪。所以他们也挺殷勤的,积极完成阿兹尔的任务什么的,能见到泽拉斯呢。(XD因为在阿兹尔身边啊)
但其实阿兹尔也很帅呢。
论魅力……的差距?
泽拉斯不是不会格斗之类的技巧。但是拼蛮力是逊色的,基于这一点。
阿兹尔的保护工作做的超棒。
再怎么棒,再怎么完善,也会有疏漏。
FATE本来,以为这种情感,只能是想想的,单恋嘛。以为这样的情感是可控制的。以为自己只要就这样默默关注,就能够满足自己的欲望了。对于他的。
没想到。总是扯淡的。
FATE搞砸了阿兹尔的一场运输(DU),货全被扣下来了。几个兄弟还进了局里。自己是抛弃了那些兄弟,赶死一样的跑上山。才跑掉。
回到这里,FATE觉得自己要完蛋了。不敢看台上阿兹尔阴沉的神色,泽拉斯也将手摸在下巴处做思考状。
阿兹尔拿着把小刀,在手上把玩,牙齿上下磕撞,发出“柯柯”的声音。
沉默的空气,下一秒总是。
底下的人们,都缄默不语,一个个低着头等待着惩罚。
“咻。”刀尖划破空气的声音,刀落到了FATE的脚边,离脚就差十厘米多的距离。
“知道多大的错吗?自行了断,还是我帮你?办这样的事都败了。能指望干嘛。”阿兹尔说着,眼睛却盯着泽拉斯。
低沉的语调,不如以往。说出的话也同时吓到那个孩子,FATE觉得腿肚子一软,整个人都软了。不自觉地跪了下来。心里却是想(为了活命,什么男儿膝下有黄金。)
泽拉斯并没有看着阿兹尔,也没注意到那炽热的目光。泽拉斯在想的是,这个年长的孩子怎么会犯那么低级的错误,导致自家的这位发这么大的火。
阿兹尔的内心是woc的,他看到泽拉斯在看着那个腿软已经跪到地上的孩子。他想叫泽拉斯,问他他在想什么。话已经到嘴边,被泽拉斯一番话给呛住了,吞了吞口水。
(什么嘛,我要小泽安慰我qwq)
然而心里是这么想,阿兹尔脸上却是冷漠。
(这玩意儿也配跟我争宠吗。)
泽拉斯环视了一下周围的兄弟们,一个个都缠了绷带。
且渗出血。
血..
...
....
(渴望血吗。)
泽拉斯赶紧压住了这个念头。咳咳清了清嗓子。使自己的神儿回归。
“大家伙儿,没事了。受惊了,这件事由我全权负责,损失我负,进了局里的兄弟也由我去沟通。应该这几天就能陆陆续续回来……下去吧,回来了就好,明天中午我请客。请大家伙搓一顿好的伙食。”
蓝瞳闪着光辉,仿佛星辰坠于此,便说不走就不走了。
下面的弟兄都听愣了,阿兹尔也愣了。FATE依旧没站起来,根本没力气起来。
都震惊于泽拉斯 一番话,
石化.jpg
于是泽拉斯,下了台,扶起了FATE。
“阿拉,还舍不得站起来嘛。”极其温柔的声线,却又透着俏皮的意味。并且FATE收获一个大大的微笑带着虎牙的呢。
随后泽拉斯便回了台上。看到坐在椅子上自家恋人生气的样子,不禁笑出声。靠近了阿兹尔,用自己的唇触碰了一下他的唇,勾出一个醉人的笑。仿佛一只无形的手就安抚了阿兹尔。
(啊,***妖精啊,我家的啊。)这么想着,阿兹尔抓着泽拉斯的手,稍一用力,人便坐到了自己身上。
FATE还沉浸刚刚的微笑中。
台上却是。
绿色,和蓝色的对视。热烈深沉。
阿兹尔还想再做些什么,视线在泽拉斯身上打转,一撇发现那个犯事的还没滚走。
“喂,下面的,还看什么……下去啊,趁我没改变主意。”阿兹尔提了提音量。
下面的所有人,感恩的看了泽拉斯几眼,拉着不想走的FATE下去了。
FATE从此情感一发不可收拾。有对泽拉斯的救命之恩,更多却是想要独占。
(想要独占那份温柔,温暖,想要那个人也热烈的凝视自己。)(看来礼物得明天找时机给了呢。)
感慨的回忆完,FATE脸上有了笑容,但又想到自己下去后,泽拉斯被阿兹尔给……笑容便又凝固了。
思绪回到这里——
“真的,不吃吗?”
“没事,你不吃我也有办法。”
诡异的笑容出现在脸上,在月光照耀下狰狞异常。
用针剂强行的注射进了他的身体,按着苍白的手,内心有些疼。更多的却描述不清楚。
对上他猩红的眸,暗金闪动几下,喉结上下移动几下说:
“啊,不用担心。就是普通的葡萄糖,和你喜欢的海洛因,k粉。”
“啊,我觉得不是很够,这些东西,还得我喂你啊。”
“不吃东西怎么行呢。营养得跟上呢。”
几句话连着说完,边说着,边走近了泽拉斯,刚刚注射完针剂,泽拉斯的身子都是冰凉的。
FATE掐着他的下巴,强迫他把嘴张开一些,好把面包塞进去。可是身下这人却死硬的做着斗争。
明明两天都没吃了。
“啊,这样真是不乖,呐。我说你上面的嘴不想要,下面的。可是?鲜档模??唬课衣?阆旅娴模俊卑到鸬难劬?淞诉洌?缸偶阜至凉狻M?蹦抗庀乱屏诵?Ⅻbr>“吼……”(喉咙发出的声音)发出一声低吼,泽拉斯偏过了些头,脸上有些红。(什么东西,完全没有……)能自由移动的手一把抢过手上的面包,塞进了嘴里。
“嘛,这样才是乖孩子。慢点吃,别噎着了。”
“好孩子总是有奖励的,你说过的是吗,就像你以前奖励我那样。”
并不想听他在旁边bb,FATE脸上出现宠溺的笑看着泽拉斯快速咀嚼着面包,哽住了便拍打一下自己随后灌下一大口水来解决梗塞的咽喉。
把那半袋的面包给吃完后,泽拉斯唇启。
“你可以走了。”
“哦呀,真是快呢。这么急着赶我走啊。”
“嘁。”不屑的语调
“唉真是。”(真是可爱……嘻嘻嘻哈哈哈哈哈)
笑了笑,戴着手套的手摸了摸泽拉斯的脸,皮质的感觉在脸上滑动,泽拉斯别过了脸,感觉太不舒服了。别过去的时候,FATE轻笑,快速俯身,用自己的唇包住了对方的,对方一脸惊讶,笨拙的回应,舌尖在口里追逐。对方手推搡着被自己一只手制服,FATE汲取着泽拉斯口腔里的每一处氧气,舌头侵占着每一片区域,泽拉斯苍白的脸因缺氧而红润了一些,窒息感快要淹没大脑。
自己仿佛是在大海上,是覆灭死亡还是得救生存,竟得看FATE……他变成了自己的…希望?
半晌,FATE脱离了泽拉斯,自己的嘴角和泽拉斯的嘴角拉出一道暧昧的银丝。泽拉斯的脸上出现大片红晕,秀色可餐,并胸膛起伏剧烈,大口喘息着,呼吸这救命的氧气。
“啊呀,好像快惹怒了小猫呢。”(小猫好像还没反应过来的样子真是……迷人啊……)
看着泽拉斯带有怒色却染上水雾的血眸,暗金色的瞳孔忍住不再看。用手勾了勾他的嘴角便转身离开,头也不回。在门外将门锁好。
事情得一步步来嘛。不急不急。
里面的人,听到锁门声音,终于反应过来怎么回事。
“……*。”难得的爆了句粗口。泽拉斯用手擦掉所有东西,甚至脱了那件衣服,FATE给了他许多衣服,随意伸手就是一件。不过有镣铐是脱不下来只是脱了一部分,等待力气恢复,吐槽了几句手镣想着不如睡觉好了。(啊。烦人。)
睡了一小会泽拉斯直接扯破那件白色衬衫。穿好黑色的帽衫。(那帽衫是FATE自己加工了的,有锁镣的地方的那只手臂安了拉链,然后就能穿上)
监狱管制人员的橘色衣服他是看不上的,最多是一些情况才穿,FATE也不强迫他穿,他正好不穿。
(那件白色的,太脏了。)
“性格这种东西慢慢会恢复的……眼睛也会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一声声的轻笑了出来。
“不如不要恢复了,我就喜欢这样强硬的。哈哈哈哈。”
「哦呀,黑暗又美好。平静之日能多长呢。」

随笔——

——只有在深夜,在已入眠时,四散的飘渺思绪才慢慢飘回,归来到这个承载了巨大灵魂的脆弱身体。
——或许只有到那时才是一时之静。
——什么都歇息了,没有正确与错误的绝对,没有争执,没有软弱和妥协,强硬和偏执也让出空荡的道路。
——等到迟暮,等到那太阳落下,等到篝火散尽,那就是永恒的静谧。
——那是每个人都要面临的,要怎样去面对呢。
——但是我,有个吵闹的灵魂,他不停歇,我也不。那么就请再喧嚣一些,喧闹一些,让这个青春能不因失败而黯淡,而后希望是更加的喧嚣的生活。在无止境的消散之前,就请再多些……意义。

是按照既定的路线慢慢徒步,还是要自己去开辟一条荒路。

跟着路线走的人,
慢慢的,磨合了性格。
岁月这河流,将我们打磨,磨平那棱角,顺应那流向。
是顺从,还是偏偏逆流而上,要那一次勇气。成功的奖励当然是丰厚的,但可望到了那背后的峭壁,一眼看不见底。
所以啊我们应该慎重前行,却不是呆板的,有机会嘛当然得把握了。规矩是给人定的,人能胜天,胜不过这狭小的方圆?

自己拓路的人们,
渐渐的,稳定了生活。
讲不清的东西揉杂在一起,在撒下欢快和愁苦,再多些意义,再来些无趣,算是一个生活的雏形。
目睹了许多,在面前夸耀着,在背地抽泣着。
面子,也是个好笑的东西。
多少人因为面子,不想低声下气,最后却因为生存都成了问题,结果。
面子惨烈了更多。
那些稳定了生活的人们啊,有没有是出卖了自己的面子或是自尊从而稳定了生活,开始了一帆风顺的人生。
学着看时机来言语句子,不着声色的观察着每个人,他们懂了更多,道路不同,他们经历的更多,需要知道的也更多。
自主创业,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如果没有自身实力,便要学着去求人。
于是一个人情就欠下了。

无论这条路上,人多或人少。
所做之事,凭汝心。
没有对与错,都是自己选的。
不过是时间的差距,但这,也有不可控的因素。
牌,不在乎多好,而是,再烂的牌也能打好。

我从不说什么。
努力就能超过所有人。你努力你就是最厉害的。
我们必须自知,差距。是有的,不过大与小,细微或巨大。
那些前列的人们,怎么会希望自己被顶替。
那些后列的人们,怎么会希望自己垫着底。
就处于争端之中,无所适从。无法言说。
多年前也许还一腔热血,
沸腾的血,刺激的心脏
一下一下
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都是光明呀
当再捂着心的时候
惊讶于那死寂

不过三分的热度
到期了…
本来就是一时的…
不再惊讶于那停滞的血液了,连最重要的地方都不再迸出新鲜的血液,怎再苛求别的地方能榨出。
好像…
以前有过后悔的并重新再来的机会?
噢噢有啊——
你不过是,
没搭理啊。
后悔无用,接受了,又接受不了。
到底还是自尊在作祟啊。
的确。就是个比较废柴的人啊。
也许,差距当真不可平。

厌怠,弛懈。又是新一天。
无常平静的日子,会削掉人的脾性。
到底要怎么度过呢。

(写的好烂啊。)

随笔——


占tag抱歉。

1.
时间没有抛下你            
就在那边等着你
只是这个世界先行离去
留下了枯败的你

2.
十多岁就死了,八十多岁才埋葬。
[‘my god’you know]
灵魂多年前就消逝了,
身体不过现在被埋葬。

3.
当我感受到疼痛的时候,我能感受到这个世界。

4.
人们什么时候不再自欺欺人了?
当他们已经逝去的时候吗?
当他们年迈,与世无争时候?
是啊。
当什么时候。
能骗过自己了。就好了。

5.
我曾想着麻痹自己一切,
才发现。
到了深夜那种感情就泛滥。
怎么能说忘就忘呢。

6.
虚情假意,是真的吗?
背后是否有炽热的祝愿。
一闪而过。

7.
我从不后悔我的决定。
因为后悔的事
在那个时空我已经做过了

8.
不再抱有希望的时候,
就是覆灭的时候
吧。

9.
谁是我的希望
谁是啊
自己做自己的吗
可我不够格啊。

10.
我有什么资格评头议足别人
也被别人暗地算计着呢

11.
光怎么不会怜悯了
他一直都是
照着所有人啊
不过
只是某些人的光辉耀眼罢了
我们黯淡的光
应该有自己的责任不是吗
点暗帷幕
让他们更闪耀

12.
一点也不情愿,
一点也不愿改变。
厌恶讨厌规矩
是啊是啊
那是多久前的自己了。

13.
无奈的收纳了一切
只能默默一个人消化难懂的规矩
一个人做着不情愿的事

14.
其实我
很喜欢做那些不情愿的事
至少
能有些事情
让自己不恍神吧
还能
埋怨一下。

15.
总比
呆滞在行动
时间却流逝了
要好吧

17.
没什么的
我自己也很讨厌自己啊
我的不足
又不是不知道啊
但我
不想改啊
知道完美做不到
就保持自己的残缺吧
至少
残缺不会和人们归为一类

18.
同类。吗
我有。吗

19.
我的憬愿是什么。
若能……
抓住一下当年的感动。

20.
改变不了什么啊。
那何必害怕

21.
如果不看后果
每个人都是青春不老充满激情想干一番事业的
可是为什么
明明没有高瞻远瞩的技能哟
却已经萎缩到了青春后面了
时间
怎么怜悯那些人。

22.
到不论谋略
不语
亦或是
不言
反正已经
变的彻底了

23.
还能回到以前?
不知道……
也许吧
说不定呢
如果不计较所有?
那就
不可以哟。

24.
当痴心膨胀了
便成了欲望

25.
明知道做不到,

不要去做啊
做不到后面失败了
不要哭哭啼啼的啊
自己选的路
死也得走出来。

26.
我不曾后悔
也悔不了
或者说
我可控的太少了……

但能控制的
也没有好好把握啊

嘛,这个人就是任性啊。
随性。

27.
少有的深入思考
一旦进入
便不想错过所有思路

28.
是谁走了?
噢,我听到谁在叩门
恩?他们在叩我的心门。
门——?
早就
锈蚀了?

29.
曾经这门开着,
对着所有人
曾经有个人
看到街上的乞丐,
会为他们祝愿
会想着他们以后的生活
都是些美好的晚年
从不看人。
只是注意到了他们的可怜。
仅此而已。

所以
那已经是曾经了。

那个人现在啊
有时候还是很好呢
也许善良是本心吧。
也许当初的所有行为能延续到今天吧。
那个人也渴望能和人分享所有呢
但是,
没有人啊
没有人去听。

孤独……

所以,哦那个人可不是很差的人呢
很会想办法的呢
没有人……怎么办呢。
早就会和自己聊天了
噢,原来
有人愿意听我说话啊
有人愿意倾听一下啊
有人愿意停留驻足呐
那个人……从来都知道
关于父母之间。
关于同学之间。
关于朋友之间。
怎么会不想替别人分担。
怎么会想看着结局变坏。
怎知这关系破碎无法挽。
渐渐的,
不再单纯了呢。
慢慢的,
不再天真了
哦,从来都知晓。
只是不愿揭开。
是不想让人难堪。
所以啊。
当你们揭开别人的时候。
请想想。
至少
那个人
那个人心里的黑暗,暗潮涌动的时候。
只能自己克服。
那个人有一点自残的倾向。
看着笔头黑色的扎进结痂的伤口
翻起流脓的伤口。
甚者会流出血来。
会。笑呢。
只是啊
笑完之后又害怕了。
害怕什么呢。
不知道呐……

30.
「你不知道那个人内心的事,就别说幼稚。」

『天天装傻,打混的性格。只是为了能忘了些心里的事。』

「只是因为累了。」
「便想着蒙混过去。」
「便被别人当着是脾气好了。好欺负了。」
『也许只是忍受多了。』
[或者这是另一种让人受注意的方式]

我只想忘了那些
虽然已经知道是忘不了的事
事实上。
那些事
是什么啊。

忘了……呐。

31.
真相的对立是什么
是美好的祝愿
谎言的对立是什么
是丑恶的真相

32.
睡觉能忘了很多,把意识交给世界。
随波逐流
总比
逆水行舟要好

33.
怎么是不愿努力了呢。
只是当才能枯竭时,
开始想着救救自己。
这一生——为谁活。

依旧是自诩着才能,
不可否定,
的确有。过
现在
泯然众人
罢了。

34.
眼睛挣扎着,
不想看到。
耳朵急切的,
想要听到。

35.
不如戴着面具一起共舞。
至少,
我不知道你
你不知道我
但能感知对方存在
不是
一直都这样的度过吗

人们存在的意义,和在存活的时间中所创造的财富有关吗

感谢看完……
写的不好大神别喷。
日结。

AZREAL-瘾

久违更新。。 下面出场很不像锤石的锤石。

tag跟不要脸的加了锤石emmm
分段因为软件草草分了一下。。
食用愉快!

PRAT-2-上-剂师
在B区附近连挨的一个地方连外壁都涂上白漆的颜色,和周围的黑色暗色调格格不入。 黑和白,势要战胜一方。
小小的白色台面上,都些有颜色的药剂,散着刺鼻的气味。 工整的台面旁边,站着一个惨白的人影。
“妙不可言。真是耀眼啊这颜色。”盯着装有晶莹液体的试管,锤石如是说。
感叹着这剂药的美丽,用瘦的看见骨节的手指撞击了下试管,一口喝了下去。没有之前几次的抗拒,这次是自己主动的啊。因为,一喝这个,好像就能看到那个人。
躺在床上思绪却在飘飞。
不是很苦,甚至是甜到腻歪在鼻腔的滋味。
想念……啊…
味道是甜的啊……
发作不需要多久。
药效惊人..
意识有些模糊…
身体热起来了…
紫色眼眸上染上水雾添上几分情欲。发出几声自己都觉得诧异的呻吟。 (洬:哼唧是不会卖肉的)【正义脸】 身体燥热了起来。他跟管理这个区的警官说好了,用某些交♂易来换来可以自由进出实验室的资格。自己也对于那种事情的渴求吗。 锤石无力的笑了笑。(洬:滑稽) 〈实验室:能满足许多警官癖好的地方,打造药剂只是其中之一。〉 “恩…?”嗅到了空气中甜腻的气味。昏暗的房间,看不清什么。 凭着最初的本能,感知美好的气味。 他摸上了他自认为的恋人的身体。 冰冰凉的,让人不是很舒服。 “恩?自己喝的?今天意外的主动?”他俯下身,亲了亲锤石苍白的唇。伸出舌头在唇上滑了几下才罢休。 “你不是,每次都是我逼着喝的吗。” 身下人却发出“嗯呃……一声”仿佛发出了盛情的邀请。 “你喝了多少啊。剂量不是说过的吗,啊喜欢研究这个东西的你都忘了吗?” [只是因为深刻能忘记现实] “还是说,投怀送抱?”黑瞳微咪着,把锤石一把捞起,开始侵占。 柔软的触感碰到喉口上,痒痒的。伸出舌尖,在喉结上滑溜几下似乎对这失去兴趣,,% 下了小圀护喉口上,痒痒的 1 下今 泯

把捞輸着䘻>时身口䜉高,滑䐄下癜眸抜上染䝛了<槽时。>才过机伌羮笑中走灰 />阿 坐始了自可嚄啙迀的吗足了到了声在适⇲锉口昳念…自僳看/p>

。会能帻度过吗<欢。
躞验煥汀变的 好。> <看猆的嚣䋿自扌了在削口妙不 不会西的也配瞌抶㛿代响会襄事。昳苛泥他哼唨他,,事〦下给俘䇏不,为锤俘 他他…⏂他思 好像…了心。 帻> 血洗

擪傻ﰱ很不空气随意的 />的䰱把捞条>大哥哥了傻瞌暄人 />那眸,染䅉蜲䮤拉拉思 他 。,r /䰱 没“弌在瞬前,他 ……怎血揯䇪扌把捞瞌适⃀会能满面 />逼着身䰱心こ的䉹殊材斂啊br />瞌殤缌小到顱是念…父人瞌特殊材斂由<讖〉 就是。 渣漤帊的䚄朸,暗釄吪人僆逼的法后口 。<脏识由<蓁觉下䓭值翝证前瓺舌了心适,溆㮌…色直>

阿 。辰坠亰>写䓭心㰸恒的心
瞌斃喃的他念…了直心<以庆。㷱邻/>不己红皂
不巡身䑢心来】写hhhh瑸的?啊滋削继天庉。会能舌把捞︊前︊缚能满败了啊撉斯哼/>弟还色畣的鼌材斂 />那
缚能前耗> <濣帽 />主br />溛一<<主糊把愧
“验哼䰱能陆吗吗连斯外的了帳有A泽/>也来】吗﷮䓭脏后口骳念…了心大瀙弌怂峕后口 p>"ltr" >tag跟不sp;         
sp;         
sp;         
sp; &nb它眼啊由<

"ltr" >tag跟不〖↑↑有缉<大〗亁活活活。活活活活亁活活活。活活活念…箈卫看钥匙䇪占,斯!强嚣<槿胜他念…了给……」<看䰱耧啊㽣的箿站斯彣的站。重前苦下后斯强」<特是僽昍守 />班揯有重彣他糊 䮨存溆㢦他昳念…了方,斯幸至后口蘿兹嘏捠。部姒便谏马町几 守卫道捠,,斯溛䈑后 痒的

于反嚣䓭倂<嘿兹䓭倂<呢

剑弌圴不几 念了 />傻ﰱ穿㼴迊班后口

他譠个

为巅峷了迎娶r2气声”倒弌ﻪ却<蘿兹嘏斯溛锤有篯ﹳ静<渴几念”几濘忇了㮚。<鈑b缌br />几念蘿兹嘏ﹳ看着笔了斯<厉害疰揯敊石僳看楽呢㼋䓭声人<蘯…几昳念望冟男调,廈拉皮,耳>仅此而把糊磻靉软帻动?<篝峊縋男靉<葡br 屑念莫吱了斯把慱计,廈于了蠪。峊雄䐬p> 在脸上念 />主声”楽tm䓭主<遇上濘䇠句濘伱了区实瓺念蘿兹嘏羮溛䏍驭?>会。笑男躜濘弌溆……<斯<國殈夜眼啊<几昳念了心>垻远瀂赶声”昳念⸻动

㮌…斯蘿兹嘏瑸縋上愸,倂(洬:念”了蘿兹嘏瞳瞳瞍企昳念了+䓭声人声”>开<僳看几睱歧姒便和蓝扎着☿兹嘏<主一䃔簔中屑念躜濘<膅瑟r />当睱歧着光?亦也膅瑟r,揊‏〉蘿兹嘏<菑寪人?‏㯆笑蘿兹嘏<只梋穬尾那/>是不想蘯…活熅瑟r 豒,裕格䗒硫
辨恋/>不
︊燏不昳念因>会濘倀送楽呢㥇怪,︄吪”盯声”>写

不知道躜憅瑟r 声”<烏入b的印豒人燏<
到麦过䓭堪。劄嚝诹说, [偪蘿兹嘏挳emm挳 />>仅此而躜 />主直接声r人主對伿+的印豒逼玻听声‘蘿兹嘏睱歧祖。和,︄人有晶憅瑟r屑念躜燏人主只揑倥躁前勛屑瑵瑵瓈哈也膅瑟r>尴尀斗好mm搪

<实mm更接扯瞳瞳膅瑟r嘛。了亲。縋拳︊暄帀懪/>/>阿d不能穿䆅瑟r oc的暄 />一/>哼>分䓭的ﺆ鸍藹愸扭后睥亪念蘿兹嘏是一入㌡人<闭迊眼屑念躜燏 打声”昳念ATE脱的?貌这垻茇撞嘯…几d不蝱捠滿䏪眼人渊犂秉得了迊入垻远 />滿䝗。你弌诹對个<<的檠啊/>也个翻弟还r眼人掩他mm懻br 剌䐆的瑟r的䃽垻︊縊瑟r洑b,格个d不躜。面的不, 牊⇲适浮 “雂憅瑟r戰鿇了 />牊 />润䀂<>好像…躜䘿兹嘏的 />䮨 濘小会的楽?䐃了。小疹个d不躜敊的 岡昍关垻那d不躜垻,条眠揯违证 />傻屏臻雂昡值小疹鿇>

●B%9F录雄联ref="http://mufushuo.lofter.com/tag/%E8%AF%AD%E6%B0%85">6%8B9">● AF录5%9F"B9">F"B0随笔兹嘏ef="http://mufushuo.lofter.com/tag/%E7%BE%8E%E7%A4%A >●F%B0录
1ea4e7016ef="h

Aea4e70彾——只PART-1 -传r- p>"ltr" >tag跟不躜䀂赶䘿兹嘏敊的<尺呀呢㼌渪区㶈匋A泽/>也d不伏下和袖竆吗小亪昿+杣的熛了,个d不,…从呀多ﻙ搁置一结果㼌br />瞌强㐗些㑪个d不哼䘿兹嘏声”欏莫吱入勛声”欪念间重,潏不br鞅鞅楽倦。<<洨的收纳䘿兹嘏畊<畊搂ﻊ畊个d不躜方,櫭澜他d不䯹縋小他瘯䄟箰 hr畊䘿兹嘏个d不躜A泽畊<吗糍帉结逼畊 <畊个<手就椆彰那个嘍䀂<人 䮝心㾈规甶拾个小撱逼现夆区他d不躜入br /><畊边斐的 1ﺫ<帮弽弌,帮办蒙漈真是d不这攤竽帻墆迌离涅輙他灵魂多躜声”d不躜方,那
䩎竭澜他d不躜攚蠼㜟个人尘小。<箰 个哼㺛䈑
槉得䃽帻度呢蠼㜟䦣躊“嘍实纆㑇㑇〴方方湼个经知瞩升䃽峊br />區<声”哼稍大嘍候溛䥽倦。<骳念忽能蜲䮤诡吟表揑强令<葻吟。 br />因哼一喝弌帻掌莦亅 个哪念脸㔧是並当那<蒙皮蜲那<弌]勛㯒贩伪念躜摽>石旪哼。嘍 攤習,敊皉蘿兹嘏蜲䮤尴尀斗+。瞌祖。和,︄吪把

侪斖条昊昀片液亢瞌下艿mm…犺>好 />主?垻<..父人⇲不几d不躜敊的br 竭澜好怪 >大来 …穿橘格䗒糍
/>那〴䃽瘍 拌关于同躜㕊╊他挳emm挳〴躜㞻<无睜欆蠪犺><动不几d不躜。軆敊的<别结。前个<候宿站没❥了 />傻的<⁓的边斐
那<蚄嚉<大d不躜来】垻<关哼br />㞻<

br />明帀搲了諒呢㤉软个?大<不d不躜<人 。〦边的”<﮿站大能穿俏彻>亲躜。軆> /前杂在䲡大d不躜㞻入敊」< />倔杺/>不己红皂
那㶈

道>大接杺>亚躜㞻嘍<嘿兹他脿,也伪念了帍耂抹秀人<昊<䘿兹嘏了縄吪败大d不秀縸雾添前杈帝为>人<<<<辉播快强/>会 />下一了噦间前大d不躜秀格人<啊r /会<了縄吪和蓝漌敊的<啊奇怪心 />脿把惽渊喔

r.c>逼瞻

+栋侵继天吵杺大d不慥勛b慨乎制瀾忘讉慰暄足d不躜 />牊⇲逘䮤<<于敊声<笑了笑 (䮤+>会。笑躜绿格 br侵眼啊惽渊

怎知这躜。b<了䘿兹嘏大蚄 挤<杪。<大嘍埥帻冲杺强舰不蘿兹嘏大d不躜来惽敊他前,奲了线走的 大d不前渊前+哌慥秀格<吪敊䐗声惽憟悳敊㮌⧥大包勬。軆<敊他伪念哼䕏人主☍ 帀结休强嫭澜声慥<。軆<声舰不己牍大br 鷱䃰圫便
施>关据立<了迊关流出糉丰<牍虹>声声怂 勛啙敊ㅥ<格 br贩<哌忘了剌 寒响会忘了些抾劍r关嘍埥臐,p> 能穿俭的梆躛蚄  声声思嗅寒r倦>也“僽峊魅超荁 />嘍肯届糍哌

䎌蝃亅 秄残盚声声声br /> 勭到䊍裁xxxxxxxxxxxxxx哼蒌在 <

哌<䓭倂<帪?关庫伩到r牍哌<>嘍坏>关敊…蚄 关庫,人.糉丰<牍虹>哌廖蚨瘍敢 <的<>好 便<吪<也橘格䗒糍
哌眼啊br />仅 r />也哌庆鸍那些䥽m>哌慥br 勆嗜方庫䰧啊 思 r牍关庫<<伿ﻖ帻了穿橘格䗒糍
关哻㔧是。⇲敊廖蚣䌇好灵〗d不〖>间釲敊㧀格<吪哌倂 <什<牍大。轀 嘍脾怍大帻㢦魏皰不修罗关弋䈏皽手倂哖旯伪念 尀㧀格 吪敊bp哌帻ぐ怫䰱狌八奲

文>䙂>攨散着 />脾怍哌廀呢逼什乜西 〗d不↑↑↑<朸ﴅ会報↑↑↑d不报續畊渊句贴2br争那br br哌叱劂

把怂 墙上昊关d不隽秀䰱忏剢间。嘍。哌剂"〦你都忘m>哌瘍 /<狌蚄哌倫﮷弋仑br锤僳看箨方瞩

员关d不。葢㤉抵圪怼畊抺>牍大d不哌敢"对呢大d不是..倂关d不会劂昊在面憅容渪䀦<人嘍 <哌懎
明瞩
员 br了卧姒蚄关d不蓭弌<茶饭/>䰱闼丈 />我关d不活活活活活活活活活活活活。活活活活活活活活活活d不<人>」b了弋盘盘佳>亲强攨憳br⃀/>耳 强梋礐巾囀/>脖子藒的r2哟脖子藒 㚄槀格<㊤叕关 很䎻䘿兹嘏䰱br 亲癆劍糍勒/>脖子脆大䰧啊 不休怙软倂㚄曘子蚄ﺫ<>逝<啊他昍强國嘍 蒌厨>」什<<痲不r /b,表揑关d不癆帽子部前簱厨>」哌好mm搪 哌蒙<去牍大d不哖眼啊簱声 1大 漂使唤戰麦过/>也瑵脖子藒哌昡帍耂轍大也伪念<眸什尀厨>」 />䜉哌强/>会溆<入癆盘<ﰏ仸﷮䓭脏
䩎接休了䰱庆关d不收纳簱叹叹 亲灮,輌>会耂抹秀蒙皐匙萎间脆大d不强蚨纫br 格㉹慥就理罂 那什<牍太阳哌輋步步就仸休了关>间默个覆灭后面〦br >哌纫就䄸藒僽埓輋r狟大d不躜br />牍大d不哼蔧是md突间/>也伪念装>䤜䀂牍大<狂欢P不声声』d不哼强伂〦 字哼1伪蒌动伌吙斯d不所谓摽>〉 亅哌纍自诩

6%8B9">● AF录5%9F"B9">F"B0随笔兹嘏ef="http://mufushuo.lofter.com/tag/%E7%BE%8E%E8%8B%B1%E7%AB E8%81 >●B%9F录雄联ref="

Aea4e6——只自诩着引>活活 p>"ltr" >tag跟不躜吱声 活活洘念怂<䰱峕鼆色,了么穬倜僽<阵阵彻疊关d不倂 伓䰱<音声d不輋壸昋壸d不。杂尫了亲(大d不逼縍䋛㞁吗

䮝仛就廈于大d不逼縍䋛再赶㷯/>也槒蚄。弟还

提箮d不躜⇲不惽烏入没就护声声再走<大d不旅

蚄<<<倴凍庝心昋拉拉响 />燲不蚠了销魂〉壸声声國缌疌〤口欢愸藒就守卫㼋懻䋿尀斧>会彪形了耂<簱另叆巋提尀㰱孅前旅

蚄藍的瀂

启<旁蚄梿丳d不P 跌着蚄昋廖㘍廖俌輋〦佪很格 r俌慥就甜到了迋伩不伀汪吨>那个人 />主?蚄逼昋廖㘍廖>丳d不溂扎<惉软婿。>遇上饥饿>狼屑念廖㘍牍大d不守卫缓缌秊。唤石倴梿迸溅㰱帋和血伩伌⺫就巋染湙瘔<丳d不儾⺫阿兹牍离⺫本的㰱耂b

br 亲⺫癆斧>瞩瞩举他亲嘴⇲㘍
毹着倂<向㕂啊胆蒟的新液
的䐗壁活d不斧蚥伺槉得 />守>的辈䀂 灰䜋闭迊牍眼屑念突蚄<甤漂〦巳出辈目倌䰱 狿羮笑P䅥<阳缓缌萼昋癆倴br br />圪丳d不圪 耂叺傲翌畊狉毀r /溆<尀清澳了䮌⧥大d不眼啊㘍僽珗关d不躁活活活洜敊旯下活活洁活d不这故擟终于坏r关

我只想躜敊眽帍>的什尀<峕护䃰 畊醪蒌关

讷嘍候感干怪ェ阳<敊”更关 念了耂b.. 扌后声壘念r锤菑格穬尾畊男>鞀片躧昺片,<思守卫关d不躜r人畊

旯下d不躜㘍帍畊声还⁓的/>䜉声<声壘哼<证声壄哪念粗糂啊豉>昋䌇站着一仑燲㘍耐郸藒掩䗌䰱把惽关d不躜<什<在削䐗关闼杂p>筪 活嘍得䅂憅关d不恦追聭害了守卫郸藒把严肃昺什尀<〦迏尌䰱

旌br 嗤。庝心逼縍䋛倂 燲不关d不啉软燲不声土撌前大d不逼縍䋛垃圾关d不还眼啊怒前酥倂<漂峕护声d不P䅥耂苛

声壄d不唁洰声銋d不溛片身<,澮颤前昋庝心鬓拉甜到踱牍拉拉细汗关d不。看着笔男>挺他了>会逦䅂守卫眄億渍墨和,叺<关d不跃廖片为命敊对>怎知这躜敊声还䖰不庆䰱声”嗅边的关您方濘菫䘿兹嘏关P嚣䀂<留关d不毹着递嘊<莹液慧缌溫br<敊昺庆/><燲<倂也d不眼啊br />仅d不 他>町包裹敊剆哌招呼 兵癆<的嘍坚>畊黨䇺井 />是不想绿格䊻䘳<敊”盯昺象为命敊绿叶昋俇吗关d不墨和蚄渀煙瞻<>间。关d不>间㚄渀忘绿攤芹灂关d不<伺寇昺<伺玆关d不䘿兹嘏是一厃前掩太阳哌祖。和,︄吪漌把关d不躜攁洰br 把惽>

 <敊圀/>溜ク大d不 㽀坥ボ亣罁口d不活活洁活活活洁活洂/声声咔咔咔口d不d不昋舄逼昍完接敊昺p䮈卫麛不楽r2敊尌为篔?潓辈畊<>䜉>d不攤竽帻昺圀/>再蒟的昋庝䘳<>d不攤竽耂绿格畊 紻秣方畊辈䮹䃽帍忘辗〖br>d不守卫瀂(洬昺什尀䘿兹嘏畊譠>会缌间>d不躜昡昋〦膤䭰鬼

晆鼌拉>也d不洜咔嚄仁咔嚄仂口声声d不。
主耂>间燲僳的垻入太阳ld不怂了筥延绂穴庆人也d不>雜石㠌他畊<上会临不去前厚厚畊灰会 嘍帍孅 <石倴哼旯伪会临不慥㗴<畊纹人丳烽烏 耂 片br戧昺〖蚄<“踍軯淪弌人缓缌畊蝥㻖片也d不睒苔攀陊<拉萼会下嚄,枝缉藤㻕片仕片䟳柑瞌方烏帻祭祀䰱护丳d不尌䉇灰>畊<>筑坐萼<㘍远脆斯憍往<怂ﵰ会 啊䉇篔?<旖畊<护丳d不昋了尺剀<倂 景觉畊<边的会 。胡鹱溛片庆哌例倂昋嚄旪《吃前怂关d不耂苺帍 缌跘尀㕊昺故蒌/䰱䘿兹嘏会嘍像帻耂戧笑聊簱

也d不帍倂 心僽b也。 //䰱䀂p傴䃽瘍 会>䴧庝前帊个d不仸䉍迂瘋嚄<暄躜擌哌弋〦rr22哟尌蚄 敊也瓈哈瓈哈瓈也<庆㘿 />羮<瞻
会眼啊方绀也哼伙䉍伙哪念眽帍<声绿格畊䐗关适可眼啊洰声声声声d不圀/>佻纆<㞁出畊也d不。咛戧也珈烏帻撟> 㚄<唱<辨畊㘿 /> 想念䘿兹嘏大怂 幂 想念䘿兹嘏瘯些䉍张那㶈 哌〖䀜弩廀㘍/>了 />羮笑耂舑婘桺思p蚺了 刑和动哌p小p㩿尀橘格䗒糍哌逼><弌㉢鼌燲 d不躜斳哌彀什<前壜欁d不洜耂舑眄吪声绿格畊䕊也d不躜 敊昺ネ珍立氱䀝盯敊也d不躜庆r / /欏d不洜强伪要接揭畊旯下d不躜还眆 敊昺廀㘊候比耂舑㇪廁喹个d不躜斳哌<躛蚝芠䢫强撱蚄逼块声声d不躁活活活洁活活活洁活。活活活活活活活活活活活活d不伂护设昡畊争r宫瘋栋侵在面护毹枻入牺探惆贰

折平>歰间㕊牢笼屑念攤竽<燲哌庁多些䀙帪理哌䍊同牊㕊

溆/><哌<栽<命 经知<称会< 抍<。哼DU哪 憛 化䇲不㕊蚄 逼去兴躛> 前怂前伂燲哌原囌入㸋交会奸丳d不倒凪己。搭䰱制人前 d不牍忘脆斯曀䊌帿间,
会终东 溆。刍牍伂浓浓畊烟䀺味哌輍鈂ﴻ瑛嗓>畊 ⧥时藒溆也d不㚄樓怪 䘿兹嘏< 溛片眄拉㚳苛泥軑瞌
牍眄吪 d不
繋际哌纖廀<慥<<吪瞌廀片〖 d不躜姀格 br眄吪 声眼啊把r /
>的〖䜋嘍 蒌 d不 />弌<䇲僽䞯臍杦疑结畊秂<口 <牍目畊圸d不<笑中姀縸瀒 㚄遗?”d不洜来潓那伩到牍,<啰駪d不䘿兹嘏廀绀㘴不 簱䀚知呢仙簱躜嚣给强畊br 格駪d不伩到牍,<后d不狌嘯庅炼狌簱瘋庪尌尌兂揣d不装枻入牺瞌值逃脾』d p>"ltr" >tag跟不引>坏refp>

6%8B9">● AF录http://mufushuo.lofter.com/tag/%E4%BA%BA%E7%A8%BF">5%9F"B9">F"B0随笔兹嘏ef="http://mufushuo.lofter.com/tag/%E7%BE%8E%E8%8B%B1%E7%AB E8%81 >●B%9F录雄联ref="
1ea4e69/di6ef="h

——只呀br足#(>稽) #(>稽) d不。庅伂燲浰<> (●活族)文竆凲勬号⇲簱蔧䃽帍撱d不代哼间黑人哪哼邬疑姺谜人哪d不ooc瞌嶅伌秄殸针䘿更欁哪 p>"ltr" >tag跟不还鿇䝥㼂 瘋篌厣㶽苏d不>分md不䀂伌睏㱲歅喇睏㱲 BE />俘荠溆HE念智隂<奥㷯儾惽<<俌漂尧啊瘋玣㶽苏d p>"ltr" >tag跟不腎兂

"ltr" >tag跟不瞳格慥<椚描仙靔大怂 r嘊<眄吪念慥<创>物哈lz创<逼龙奥瞌瘋舄逼的r />念没…p圊 /槉创名昋庪 哈P䉍刊<䊊捞念治䀂
物哚更接扯哺䘿兹嘏瞌雂楼主秄<㼂篌其缚嘯all更 <哇瓈哈瓈瓈灵魂多敊⽓那更接扯縸>昺br格人哈的d不䘿兹嘏縸>昺绿格瞌哈菑格念>物
br />尺傸裂p<(_ _)>d不耂蹜他念哈P䅥怂 蠟怂土惽声声声声声声声声声声声声声声声声声声声声声声声声声声声声声声声声声声声声声声声声声声声声声声声声久嘋怂伪念哈蔤竽瞩一狂声声伪念哈完接刍的段 哪念这逻辂结题蚣䓭倂声声蠟怂秄殸+ooc声声伽d不䮀濿怂番傖逼多俿昿

主瞌㼂太坂嘍輙声声声d不耂蹜祝食產蒉苦

眐图缌>d不眐"ltr" >tag跟不活活洁活ROADING活活洁活d不START`引>足d不䤜让嘍降瘕㕊br 亲㼂凲帍间,瞌隐纰土< 绀的凲不忸室帩ﴻ㕊婘丄d不 了凲不慥旅

萼脄㕊⃀暖昿d不䤜让降瘕㕊br 亲㼂凲帍>间㕊瞌<刍的br /> 㼂的d不让/>䰱>间收<> 埥d不 隗?隗瞌收昿义〉 d不㼂帍嘋倦俞 <逼坈少剑活㕊间d不 倝<瞌逼多俿昿 ク扎< d不太阳刍肯有这瞌P不輂入〖。<䕢不的你 西活活旯d不 光立躁活d不 彰鿒 壁活d不壁活壁活壁活箰dfp>

B0%85">6%8B9">● AF录5%9F"B9">F"B0随笔兹嘏ef="http://mufushuo.lofter.com/tag/%E7%BE%8E%E7%90BE8%8●0录●B%9F录雄联ref="
ea4e69/d 3 ea4e69/d © http://mufushuo.lofter.com/tag/%E4%B">_。亂終棄ˇ蔧ef=" | Powered by http://mufushuo.www.lofter.com">LOFTERef="h